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15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不是每个人都是斐代尔·卡斯楚,可以大摇大摆一只手上戴两支劳力士,而不显得突兀夸张。那幺问题来了,如果已经习惯戴錶,你会选择传统的石英或机械錶,还是更青睐新兴的智慧手錶?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包括高级机械錶在内的瑞士钟錶行业正在衰退,这已经不是什幺新鲜消息。巧的是,2014 年苹果发錶 Apple Watch,次年瑞士钟錶出口额就迎来自 2009 年以来的首次下滑。到了 2016 年,出口额的下跌幅度更扩大到近一成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以 Apple Watch 为首的智慧手錶诞生之初,唱空瑞士传统製錶业的声音便不绝于耳。然而时至今日,智慧手錶自身的发展也不如人意,从未如预期中那样,成为人人不可或缺的必备品,成为下一个智慧手机。

如果你关注钟錶行业,或许会清楚,瑞士製錶业这次衰退,原因不仅是智慧手錶带来的冲击。全球经济低迷、各进口国货币贬值,甚至包括中国的反贪腐,同样都对瑞士钟錶出口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。

那幺这一系列因素中,属于智慧手錶的「战果」又有多少呢?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低阶瑞士錶最受伤,却也非无出路

瑞士钟錶工业联合会发錶的 2016 年度统计资料显示,按照价格划分区间,出口额的下降,主要是 500 瑞士法郎(约台币 15,175 元)以下的低阶錶,和 3,000 瑞郎(约台币 91,050 元)以上的高阶錶造成的。

目前的智慧手錶,如 Apple Watch 的主力款式,基本上都无法达到 3,000 瑞郎。后者销售低迷,更多应该归因于经济、政治等传统不利因素。更何况,即便高级腕錶的消费者对智慧手錶产生兴趣,也不至于为了 300 美元的 Apple Watch 放弃劳力士──人家大可以两支都买啊。

500 瑞郎以下的低阶瑞士錶,才是智慧手錶入侵的真正受害者。这个市场上,既有天梭、汉密尔顿、美度(Mido)、名士(Baume & Mercier)等众多入门级瑞士錶,也包括浪琴、雷达、摩凡陀等中阶品牌的入门錶款,Fossil、Armani、Michael Kors、CK 等时装品牌的腕錶产品线也挤在这个区间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天梭 Le Locle,使用 ETA 产机芯。

这个价位的瑞士腕錶,一部分使用石英机芯,而非更能代表瑞士製造的机械机芯。其中只佔少数的机械腕錶,使用的也基本是 ETA 等协力厂商机芯製造厂的低阶产品。

机芯对于腕錶,尤其是机械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这个价位的瑞士錶又很难被赋予特殊的设计与风格,除了錶盘上「SWISS MADE」标记,对照智慧手錶,它们几乎没有稀缺性、特质性上的优势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品牌是另一个「问题」,虽然像天梭这样的大品牌知名度已经颇高,但也造成大众对定位的固定认知。錶盘上「TISSOT」的 logo,几乎就限定了这手錶的价值为何,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主人的背景。

智慧手錶在这方面就好得多。虽说如 Apple Watch 也推出售价上万的昂贵款式,但几乎没有几个人,会真的花上 4、5 倍的价钱,买一支功能和基本款 100% 相同的电子产品。即便是多金人士,也很少钱花得如此随性。

这就造成对消费者来讲,具实际购买意义的智慧手錶,价格基本不会超过 13,300 元区间。不论你是尚无收入的学生,还是月入过万的金领,最后做出的合理选择,都是那几款几千块的「XX Watch」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LG Watch Sport。

于是对大众消费者来说,选择智慧手錶似乎是更好的选择──与其戴一支旁人一看就知价值不高的低阶瑞士錶,倒不如买一支标榜新潮、又不大容易暴露阶级的智慧手錶。有透过戴錶来显示身分需求的人只是一部分,需要手錶却不想被它定义、暴露自己的大有人在,智慧手錶刚好满足了这样的需求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相比价格相当的智慧手錶,大多数低阶瑞士錶在品牌、稀缺性、独特性上都不具优势,还在功能性和「隐藏主人身分」的能力上输给智慧手錶。但这个价位的腕錶,又未必会被智慧手錶屠杀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「来自瑞典」的丹尼尔‧威灵顿(Daniel Wellington,DW),这个均价不足 4,500 元的石英錶品牌,成为了近年来腕錶市场难得一见的爆款。DW 本身的品质与价值暂且不谈,它的成功至少说明了,即便在智慧手錶盘踞的价位,会讲故事、会做品牌、会搞特色的錶厂依然有立足之地。

中高阶情绪稳定,但也要暗自布局

智慧手錶的普遍价位──13,300 元以上的瑞士錶,受到的影响要小得多。甚至不大能确定这 4% 销量下滑的原因,究竟有没有智慧手錶的影响在其中。

当下的智慧手錶远无法达到智慧手机的地位,做为附属配件,价格也就基本达不到智慧手机 22,200 元左右的天花板。另一方面,智慧手錶虽然名为手錶,本质却是和手机一样的电子产品。没有人希望花费几十万元,去买一支两年后就完全过时,甚至难以使用的智慧手錶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但这并不意味着,这个价位的瑞士錶厂就可以高枕无忧。短期内,此价位的消费人群主要是事业小有成就的中青年,他们对劳力士的锺爱,恐怕要远大于一支「能连手机的手錶」。

把目光放更远一点,戴着 Apple Watch 的这一代逐渐长大,终有一天会具备消费高价手錶的经济实力。习惯了抬腕即连网的他们,还会不会为了拥有一支劳力士、欧米茄,而放弃彼时功能势必更强大的智慧手錶,就很难说了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万宝龙 Summit 智慧手錶。

在年初瑞士钟錶业盛会巴塞尔錶展上,此价位最热中于新技术的錶厂豪雅、万宝龙,都推出了新一代智慧手錶。或许目前这种昂贵的智慧手錶,尚且不会被高价錶消费群体中大多数接受,但提前布局的意义,在于并不太遥远的未来。

顶级奢侈錶──另一个世界

至于价格更高的顶级腕錶市场,和智慧手錶的交集就更小。不光是对真正有消费能力的人,还在于大众对两者的认识──没有人会为连不连得上手机这种事,而动摇自己的百达翡丽梦。对于众多瑞士錶厂,价格越昂贵、品牌越稀缺,和智慧手錶的交集就越小,直至完全两个世界。

和智慧手錶相比,顶级名錶和珠宝共通点更多。这或许也是智慧珠宝这个可穿戴装置中的异类,始终没能在市场上激起波澜的原因。顶级腕錶和珠宝的消费行为,可以说是感性远大于理性。奖励、馈赠、纪念等消费场景下,不那幺「单纯」的、电子化的珠宝,智慧属性是否减分都难说。

智慧手錶入侵多年,瑞士高阶名錶虽有衰退但依然挺立

数位和智慧正逐渐渗透生活的各个角落,但总还有些事物不那幺容易被电路板取代。这样一片从低向高价慢慢失守的空白,似乎更是社会心理起作用。感性消费的奢侈品世界里,没有值不值得,只有喜不喜欢。